心灵涂鸦 」 心灵涂鸦|NO.93清河鱼作品 |


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

文字阅读

   清河鱼作品
  
睡不着

   传说鳄鱼的左右大脑轮番休息,所以它的眼睛永远睁着,不用睡觉。我就想,若是我的大脑也跟鳄鱼一个样该多好啊。我得多读多少书、多走多少路、多看多少风景、多交多少朋友……
    可是又传说,某人出了车祸,毫发未损,只是把睡神经撞断了,从此之后,他再睡不着了。然而他那个烦恼啊,那个痛苦啊,那个没着没落、无事可干啊——一死方休!
    看来,人能睡着觉,也算优哉乐哉,美事一桩了。

   2010年5月18日写完   耕读斋

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 “鞭”打刺儿瘊

    我的高中美术老师房明辉,现任职于清河县文联,胳膊上长了一个刺儿瘊,不痛不痒,但日渐其大,就有人给他出了一个偏方:抓一只刀螂(学名“螳螂”),放在胳膊上,刀螂一刀就把刺儿瘊吃了,别的地方毫发无损。
    我没有亲见,是听他在一个办公室的同事——作家谢丙月讲的。但“鞭”打刺儿瘊的事为我亲见亲历,不妨也说说。
    小时候,舅舅家的大丫头来家里住,吃饭的时候娘见她手指上长着大小三个刺儿瘊,就说:怎么也不吭声,赶明儿给你看看去。
    第二日,正午,娘带她到村东头的安云家。安云她娘拉着大丫头的手正冲向阳光,拿一条白纸蒙在上面,用铅笔写了一个字,然后把纸条卷起来,给娘说,回去后压到你家门后的水缸底下,不要看不用管,等纸自己化了,手上的刺儿瘊就没了。
    住了两日,大丫头回去了。又过了些日子,再见着她,手指上的刺儿瘊果然没了。
    “什么时候没的呀?”
    “不知道,也没感觉,有一天洗手呢,一看,刺儿瘊没了……”
    我记得我问过娘,那纸条上写的什么字?娘说人家不让看,一看就不灵了。
    我很好奇,后来跟一个同学说起此事,他说:我知道是什么字,是个“鞭”字,“鞭”打雌瘊,一鞭把它打跑了!

   耕读斋老农写毕于2010年7月20日上午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病友记

    生病,住进山东省临清市第二人民医院。同病室有两个病友。
    一个五十来岁,自个爬上九楼,躺在床上,跟大夫说得了胆囊肿。大夫说先输几天液,消消炎,然后做个“胃镜”。等输了几天液,该做“胃镜”了,此人跟我们唠叨说,他以前做过一次,把老长的一根橡皮管子插进胃里,嘴里咬个油抽子,干咽唾沫嚼不着,难受死了——不做了,不做了。他留下家人办理出院,自个噔噔噔下楼溜走了。
    再说另一个,有两儿一女四十五岁的母亲,她得的病叫“胰腺炎”。大夫诊断后说这个病很好治,就是得受点罪,先饿上十天。
    “这十天不能吃不能喝,也不能看到别人吃别人喝,不然胃里会产生分泌物,还得再饿几天。”
    家属接话说,她平时就爱吃,专挑香的辣的吃,这回算是把她管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11月16日  清河县人民医院

    补记:
    隔壁有个病人,病得怪,不间歇地打嗝。嗝,嗝,嗝……跟公鸡打鸣一般,声如山响。
 据说打上一针,用用药,可好上一小时;一小时后打一个嗝,两小时后打两个嗝,仨小时后打仨嗝,四小时候打四个嗝……直至嗝嗝不止。
  三天后病人的家属亲友齐聚病房,商量办法。又过了一天,病房里听不到了打嗝声,安静了。
  他们转院去了济南。

    2010年11月23日 石家庄

 

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第二个女人

    上大学时,男环女抱、蝴蝶双双飞,无论朝晚,举目可见。
    话说邻班有位男生,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一到“中秋”“元旦”演节目,他往台上一站,底下女生尖叫一片、两片、连成片。但两年过去,他进进出出,依然“单身一人”。
    “选个女朋友吧,迷你的女生排成队了。”
    “是啊。”
    “那怎么还不出手?”
    “我一直在给我妈做工作。”
    “你妈?”
    “我妈太爱我了,她不容许第二个女人像她那样爱我。所以我一直在做工作,让她的心里能接纳一个像她一样爱我的女人。

    耕读斋老农写毕于2010年8月27日

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

    考英语

    某人,职业未知,反正研习历史几十年了,为解决职称问题,赶鸭子硬上架,进了英语考试考场。
    咱当年没学过,不懂啊。对着试卷,此君半晌未动。但他不是笨人,既能把历史弄得通透彻亮,再加上粗识得几个英语单词,便顺藤摸瓜、举一反三、触类旁通、一通百通——那张英语试卷凭他深厚的历史人文知识,竟读懂了!
    下笔如有神助,只片刻时间便答题完毕,交卷,扬长走人。
    若干日后公布成绩,嘿,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河鱼  20100511

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嫦娥原来是个麻子脸

    农历七夕,天上牛郎织女鹊桥相会;地上情人包厢幽会;正定文人傅志伟,邀了一帮男男女女文学少年、中年、老年于汊河边吃烧烤、喝啤酒、点篝火办起诗歌朗诵会,并调来天文馆观景车一辆,上架天文望远镜一台。
    大家排队观月。
    月亮半弯,颜色橙红,似嫦娥姣好害羞的脸。从望远镜望去,月亮穿越浩瀚星空,悬在目前。
    一位诗人看后,详细地描述道:
    “像一块质地坚硬细密的石头,又像凝固的水泥墙,上面是坑坑洼洼的小点,像人脸上的麻子。”
    他刚说完,一个手举啤酒瓶胖嘟嘟的诗人说道:
    “哦,都说嫦娥是个大美人,原来是个麻子脸啊。”

    耕读斋老农  2010年8月17日早晨写完

    另有文章详细记录“七夕夜”,感谢傅志伟老师的盛情邀请。敬请关注。

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发发发发发

    我的一中学同学家特别有钱,算得上当地的富户。他的哥哥成家后装了一部电话,图个吉利,花大价钱选了一个“牛”号:8188888这读起来多气派,你看全是“发”,做生意还有不赚钱发财的吗?
    但是不到半年,他就找到电信局,把号码给换了,另选了一个普通的、不那么扎眼的号。
    “哎呀,烦死了,老有骚扰电话!”
    “骚扰电话?”
    “是啊,尤其半夜三更的,电话吱楞楞响了。一接,那边说:我也没啥事,就是想知道真的有这个电话号码吗,拨一下试试。”

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度了

    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。”
    常有酒肉和尚这样解嘲自己的不守“清规戒律”。
    一日赴宴,座中一皈依佛门的居士,吃素,不沾一点荤腥。其旁却坐着一俗人,大口喝酒,大块吃肉,大声说话。吃喝够了,一扭头,满口酒气地对居士说:你该学学济公和尚。对,你们叫济颠。你看看人家,想啃鸡腿就啃鸡腿,想吃狗肉就吃狗肉,一点不含糊,后来还成佛了呢。为什么?他自己说了,我吃鸡就把鸡“度了”,我吃狗肉就把狗“度了”,本来是平常的鸡狗,我这一吃都升到仙界了——这不是发善心,功德无量吗?
    怎么样?咱也把这些“度了”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6月3日 耕读斋

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葫芦“化了”
    某领导上任,对政事少言寡语,属下不知其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。越明年,相处既久,属下发现其葫芦里没有药。如此又一年,属下似地里窃窃:这个人葫芦都没有!众皆有乐有笑,有打有闹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开口三分利

    同学某某,初中毕业后到一卫校学医数年。学成,到县城一家医院上班两年,后辞职,在村里开起诊所。又几年,关门闭店,重回县城办起广告公司。
    “唉,这些年我走过来不容易,他妈的老有这个工商那个税务的来要钱。三百四百的,他们也就是个吃喝钱,咱可是一分一分地挣来的呀!我求爷爷告奶奶,跑关系送礼,经给人家当孙子了。”
    我记得上学时他是很傲的,是班里的“上等人物”。现在开口闭口谈钱,一点也不避俗。
    “开口三分利,不赚也够本。活者为了这张嘴,也得靠这张嘴活着。他妈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6月22日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靠他儿子干啥,靠他好了

    邢台作家张延静,评事议政,文笔了得。我们相识于网上,她见我写写画画,还算勤快,便提议合作,为她在《邢台日报-百泉周刊》上的专栏画漫画。这样一眨眼就过了三四年了,中间只晤过一面,多是网来网去,说是网友,倒也恰当。
    这日到她的博客里闲转,看到一则博文,寥寥数行,活画出当今之世风也——
    朋友小尹坐公交车,路过邢台医专时,上来几位医专女学生,车继续开。再路过“阳光巴厘岛”时,其中一位女学生问:“巴厘岛老总是谁?找他儿子靠上。”又一位说:“靠他儿子干啥,靠老总好了。”第三个人指着两个同学说:“你靠老总,你靠他儿子,那你还得喊她妈哩。”话音刚落,这边喊妈,那边应答。

      2010年7月14日上午  耕读斋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你请

    有位老画家,说了一桩旧事。
    ——那会儿的乞丐,不像现在这样在大街上跪着、趴着,要钱要物,他们是真的穷,就为讨口饭吃。
    他们在街上等着,看见有人进饭馆了,也跟着进去,人家坐在那吃得香喝得香,他们就在后边瞅着。等人家吃饱喝足,起身走人了,他们——不着急不着慌,把左手抄了,右手上前一摆,说:你请。另一位也一摆手,说:你请。然后彬彬有礼,相继落座,风卷残云,大块朵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6月3日  耕读斋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三句话
    一日有闲,访一位自由画家。中间闲聊,画家说:“前几天我的朋友的孩子见到我,非要谢谢我。我说谢啥呀?他说,他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报到前,我给他说了三句话,他记在心里,充实安静地完成了四年学业;现在工作了,这三句话更让他多有受益。”
    我问是哪三句话啊?
    画家说:“我也早忘了,他拿出日记本让我看,上面写的是:不凑热闹,不沾便宜,不管闲事。原来我当年还这么通达世故呢。”
    我说:“我也带着本子呢。”说着,把三句话恭恭敬敬地记录了下来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她妈

    听办公室一位女同事讲的。
    她一位同学,三十好几了还没婚嫁。男朋友介绍了一屋子,皆“无疾而终”。
    “都好好的,说散就散了。有一个都谈婚论嫁、计划拍婚纱照了,到第二天,一个电话就吹了。”
    “总得有个原因吧。”
    “后来才知道,是都出在她妈身上。”
    好歹,谈到最后成了一个,结了婚,生了孩子。
    “嗨,你猜怎么着?她妈挑拨离间、造事生非,让她跟她丈夫离婚。等离了婚,她妈欢天喜地的把她和孩子接回了家,高兴得不行,就差摆宴席,通知亲戚朋友庆祝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耕读斋老农 写毕于 2010年8月27日  上午开会中写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毛主席像章

    村里的“钵儿头”年轻时在辽宁本溪当兵,表现突出,屡受表彰,得了多套《毛泽东选集》和无数枚毛主席像章。
    复员后回到家里,裁了块红布,把像章一枚一枚的整齐地别到红布上,包裹起来,珍贵地放进了一个木匣子里,从不轻易示人。有一次媳妇儿拿出来给女儿看——孩子嘛,看个新鲜。哪知“钵儿头”看到后大发脾气,抢夺一样地要过来,恭敬地放进了柜子深处。
    那会儿“钵儿头”已经进了工厂,在办公室工作,很有“政治前途”。后来“官场失意”,酗酒打牌,不似先前的精神面貌了。一天,媳妇儿大着胆拿出毛主席像章让小儿子看,恰好“钵儿头”走进屋来。媳妇直直地看着“钵儿头”,只听“钵儿头”平缓地说道:让孩子戴着玩吧。
    从此,孩子的衣服上就挂了一枚毛主席像章,有时小如纽扣,有时大如杯口;有时银光闪闪,有时金光灿灿……常找来小伙伴们艳羡的目光。当然,有时候孩子故意炫耀,炫耀的结果,像章一枚一枚地减少,到他知道要珍惜收藏时,已所剩无几了。
    如今,家里似乎连一枚毛主席像章也找不到了。“钵儿头”也是快七十岁的老头了。这天吃饭,他突然说:人家有专门收毛主席像章的,咱家没了。要是留到现在,得卖点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10月4日   清河鱼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一架梯子·一把铲子·一对翅膀
    年少时作文,一句话一个人生,一句话一个人生,仿佛是阅尽了人生、参透了人生、掌握了人生;当经历世事沧桑,在人生的道路上走了一程又一程,却再不敢道人生、语人生,偶尔发感叹,也是欲言又止:人这一辈子……唉!
    但有时也不免不甘寂寞,感叹完了,愿意说道说道,与同道互勉,与后来者为借鉴。要我说,在奋斗着奔向理想的人生道路上,要有三样“利器”:
    【一架梯子】

    在社会上打拼事业,哪会总是一帆风顺、一马平川?沟沟坎坎在所难免,掉进陷阱、跌落悬崖也未可知。这时候你就要有一架梯子,足够长有足够韧,不管多宽的沟堑、多高的峭壁,它都能帮你跨过去、攀上去。这架梯子的名字就叫坚韧。任它穷山恶水、刀山火海,靠着坚韧的性格皆能“熬”过去。千折百回,压不弯摧不垮,不达目标不罢休、不撞南墙不回头——撞了南墙也不回头,而是撞个窟窿撞过去。有了这样一架梯子,道路就平坦的多了。
    【一把铲子】   

    人心曲曲折折水,世事重重叠叠山。很多事情是难以预料的,前方的路途也非按照某个人的意愿设置。有时候你躲过了流言的飞箭、拆穿了裹卷着荆棘的花环,却逃不脱隐形的套索、看似平整甚至突兀的坑洞。在那顷刻间,你所有的努力都成了无用功、正面的形象无辜的被扭曲、昔日的朋友变成仇敌……可谓前功尽弃、功亏一篑。无助啊,像陷进泥沼、打入深牢大狱一样的无助。若非奇迹发生,今生怕是难有翻身之时、亦难有出头之日了。这时候,你要有一把铲子,挖个地道,钻出去!这把铲子就是创造,就是你的才华,你先天的禀赋与后天的修炼。怨天尤人是没有道理的,只有铸造自己,打磨自己,让自己产生独特的创造!靠着这把创造之铲,你方能走出困境,从巨石块垒的重压下出人头地、崭露头角,成名成家、成就一番功业。
    【一对翅膀】   

    你看大鹏,振动翅膀,“抟扶摇直上九万里”,翱翔天宇;你看白鹤,扇动翅膀,翩翩起舞,声唳长天,与仙为伴与道为侣;你看凤凰,举动翅膀,飞往南山,衔来香木,浴火涅槃,生生不息……他们都有一对为梦想而飞翔的翅膀。所以你要有一对翅膀,这对翅膀就是你的梦想,让你永远不倦的追求、让你既坦诚真实的生活又优越超拔于生活,并让你坚实的生命有释放不完的青春的激情会与热力!
    ……
    一架梯子,一把铲子,一对翅膀。一个是现实的道路,一个是自身的能量,一个是精神的向导。有了这三样“利器”,或将有这三样“利器”,那么,让上路的上路吧,已经上路的——前行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0708     清河鱼    办公室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社会上的
    得网络的便利,我和十多年前的几个初中同学联系上了。等回到县城,约定了时间,见了面,除了面孔略显成熟外,性情上都无甚大变化。
    “还是那样,哈哈哈。”
    于是胡聊;于是打电话叫朋友;于是找馆子,吃饭;于是我认识了一位“社会上的”。
    说上扎啤,“社会上的”咕咚咕咚,两口便把冷得扎骨刺肠的一杯扎啤灌进喉咙;说上扎啤,三四杯搂进怀里,顷刻就见底了。他一抹嘴上的泡沫,那东北话就连串成套地倒出来。那话说的,无棱无角,有滋有味,让人听了捧腹大笑又觉韵味无穷。
     “咱就上过四年小学,字认得少,只能写写诗啥的;数能从一数到七,账不会算,闲了就鼓捣音乐——雄赳赳,气昂昂——,那就是咱当年作的,一唱把美国鬼子都吓跑了……”
    座中有位县城里知名的书法家,有些年纪了,“社会上的”就谦卑地求字。书法家见了他异常开心,当即点头同意,还乐呵呵跟他碰了杯。同学悄声说:他(社会上的)收藏的字画都能用车拉了。怎么这么多?人家会来事,三两句话就能把人说得心花怒放,乐得跟吃了仙丹似的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酸辣土豆丝,解酒
    赴宴,座中一大胖子,酒量了得,咣咣数杯酒下肚,面色毫无改易。捏起一根筷子,敲着碟子说道:
    “吃药片的,红脸蛋的,梳小辫的,光着膀子扎领带的——能喝!这四样人喝酒千万别惹他们。”
    又咣咣数杯酒下肚,白酒喝净,一滴也无,就呼喊换啤酒。
    “啤酒,啤酒,上啤酒!”
    一个劝道:喝了白酒换啤酒容易醉……
    大胖子一捧肚子,说道:
    “这你就不懂了。白酒换啤酒,吃酸辣土豆丝能解酒,保你醉不了!”
    接着又呼喊两声:
    “啤酒,啤酒,上啤酒!”


    致谢:
    写完了,它山王永茂看见,说你就这样画——他拿笔在本上画了一个“田”字。于是我在四个格里画上“内容”。
    他说,不要把辫子画的太顺,要翘起来。
     我们俩的“结晶”就这样诞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6月6日于廊坊固安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喜欢美女就好
    应朋友之邀,到北京的某庄园画画。执行庄主是个浙江人,与我同岁,属羊,现年三十一岁。
    吃饭,他说:什么最赚钱?对接人脉最赚钱。你做生意,一个人干,一辈子发不了大财。你要会跟有钱人玩,玩着玩着你也就成有钱人了。
    说到某个画家,不吸烟不喝酒,饮食有度,起居有节,很低调,很干净,一般人请不动他。
    浙江人问:那送她美女要不要?
    身旁人答:这真不好说。
    浙江人说:只要他喜欢美女就好,就怕不喜欢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包二奶
    《红楼梦》里贾琏与王熙凤相婚配,贾琏行二,丫环下人们便以“琏二奶奶”称呼王熙凤。假如贾琏姓贾名包,那王熙凤也就成了“包二奶奶”了,有图省事的,就一口一个“包二奶”、“包二奶”地叫喊。这样从府内传到坊间,意义生变,多有人以为“包二奶”即为“尤二姐”的,以致有了特殊含义……
    ——以上仅供一笑。
    话说清河鱼经风经雨已三十一岁了,寄居城市也近十载光阴。忽一日思念家中老父老母,和媳妇把心事诉说了,便背着一涤纶小包搭车回乡探亲。到得县城,忽接一电话,闻声熟悉,却不知是谁。待对方报上名来,不觉哎呀一声——从地上直跃起三尺高:原来打电话的正是初中同桌!
    两相见面,互致问候,各抒思念之情,叙经年变化,遂感叹时光易逝,青春不再。又谈起班里的同窗友好,无非是某某发财了,某某进政府机关了,某某生活艰难……那□□□怎么样了?
    他呀,开始挺好,后来到上海那边做生意,包了个小老婆,孩子都要生了,家里的知道后跟他闹,现在家也不回了,联系不上他了。
    两人唏嘘不已。看看天色不早,同桌就开自家宝驹,一路飞驰,送清河鱼到了村里。
    闲话少叙,只为贴题,就说村里的一桩闲事。
    村里原有一少年,贪玩好赌,没少为家里惹是生非。到娶妻生子后,倒也安分了些,进县城打工挣钱,贴补家用,日子虽过的平平淡淡,但也平平安安。
    不想几年后却突然出事了,他在县城里的一间小屋里,养了一外地女子,眼看着肚大溜圆,要生产了!
    他那糟糠之妻给他闹了一回,最后离婚不离家,好歹安抚住了。他也一闷头住进县城小屋,誓不回村了。
    过了些时日,村里人就有传闻,说他在县城里日子过得滋润了,买了一辆车,跑起了出租。他哪来的钱买车啊?嗨,他那小老婆的孩子一生出来就给卖了!

后记:
    写不写呢?想了很长时间,还是写了出来。这是社会现实,可以视而不见、充耳不闻,但它确确地存在着,无法回避。
    我愿意用我的笔写美的人、美的事,写出诗情、写出诗意,但我还是写了这样的文字,今后可能还会写下去。
    罪过,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河鱼  2010年7月7日  写毕于耕读斋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捣蒜
    在村子里生活,有许多忌讳和说头。比如正月里喝酒不要摔碎了杯子,若是摔碎了,家里的老人是很不吉祥的。有的则演化成谚语,如:腊月里不媒,说媒死媒人。最有意思的是收获麦子的时候,不要随便问人家有多少收成,只知道“很多”就行了,千万别说“少”字。还有,在村外打麦场用簸箕往口袋里装麦子,一定要朝自己家的方向,可能是寓意颗粒收仓,毫无损失。
    据说栽种秧苗也有讲头。比如栽辣椒苗,爷爷说:蹲下栽长出的辣椒不辣,撅着屁股弓着腰栽种长出的辣椒才有辣椒味。我现在想,那也许是怕人偷懒才有如此说法的吧,因为蹲下干活,省劲,慢;撅着屁股弓着腰干活,累,但是快,效率高。
    又记起一件事。小时候一到捣蒜,姐姐就跟我说:你捣吧,你捣的不辣,好吃。我一听,高兴得不得了,以为自己有什么神通,赶紧接过蒜臼子,得意洋洋地捣蒜去了。等长大后方醒悟了,哦,那是姐姐偷懒的法,把我哄高兴了,好去干活!
    但这个想法又被否定了,在我已经三十一岁的一天,把蒜捣好,放到碗里,用清水搅了,崴一勺醋,滴上香油,端上桌——娘尝了一口,说:不辣,好吃。我正要笑,娘又说:脾气好的人捣的蒜就不辣,它随人的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7月3日  耕读斋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葡萄藤下

    也是听来的故事。
    说一个人爱好武功,每日在自家小院中的葡萄藤下伸拳踢腿,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,朝夕不辍。经年累月,声明传开,大家都夸他练得一身好功夫。
    一日出远门,路遇劫匪!一定是在旧社会),按常理,他该一显身手了。可等劫匪拉开架势,他想比划几下的时候,招式套路一时全忘得干净,啥也不会了。情急之下,他软了语声,招呼客人似的对劫匪说:
    “走,咱到我家葡萄藤下去比试比试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穷人
    听老人讲,以前村子里的人都穷,舍不得吃舍不得穿。到了夏天,男人们成天光着膀子,就为了节省衣服。城关村有个叫铁脚四的,他从春到秋,从不穿上衣,夏天只穿个大裤衩,连鞋都不穿。他的脚磨得都起了厚茧,地上有个蒺藜,他的脚踩上去,一挫扭(方言,跟碾动、碾转的意思差不多),蒺藜就碎了,他家、的脚一点事也没有。
    据说他冬天还光着脚踏过雪地,把一双棉布鞋提在倒背的手里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谁最亲?
    回老家,娘说她去赶集,见到一个胖乎乎的男人站在卖猪肉的摊前大声嚷嚷:
    “你们说,这个世界上你跟谁最亲?跟爹亲还是跟娘亲?啊?叫我说,都不是。爹亲娘亲,不如毛主席亲!”
    说着话,从怀中口袋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,抖了抖:
    “你们看,毛主席就在上面印着呢,挨心窝放着呢,你们谁把放这了,啊?”
    说的满集上的人大笑,都当他喝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清河鱼    2010年4月15日  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衣不沾泥
    村里的万言,衣着干净,不带一星点油渍,连尘土也不染,这在村里可是绝无仅有、独一无二的。
    村里修房盖屋的,他过去帮忙,搬砖就搬砖、抹墙就抹墙、和泥就和泥……到吃饭了,各人无不是一身白灰、一身泥点子的,偏偏他的身上干干净净、平平整整,跟刚换了新浆洗的衣服似的。有人就悄声说:他偷懒没干活吧?到哪歇着去了?吃饭又来了……还好,盖房的主人明白,知道他平日的洁癖。
    “万言多在(无论什么时候)衣裳也干净。不光他,他家里(媳妇)、小兵(她儿子),都干净的了不得(读“第”)。人家干嘛也载夯(方言:仔细、看护的好),咱买个车子半年仨月的就骑哗啦了,人家车子买了得十多年了啵?还跟新的一样——哪回骑车子出门回来都擦两遍,拧拧螺丝、膏膏油,然后把车袋里的气放出来,拔下气门芯,把车子挂到耳房的墙上,再盖上布。”
    真是干净到心里的人。

     清河鱼  2010年12月13日上午 办公室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制钱
    制钱,圆形方孔古铜钱,在我们老家也叫“老鼠钱”。
    小时候一拉开抽屉,能从轴啊线啊钮啊扣啊诸杂物中挑拣出一把来。姐姐就取了一枚,在钱孔里插几根鸡翎(公鸡尾巴上的长羽毛),拿翎针的一端在火上烤化固定住,就做成一只好看好玩的毽子。
    小时候也见过盖新房的人家,上房梁的时候,在梁上挂一串铜钱,累累坠坠,很富足的样子。这该是一个风俗,寓意家财万贯。后来制钱难找了,也有用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铝制分币串起来的,样子总比不上制钱富贵,慢慢的,人们就不往房梁上悬挂了,改贴一方红纸。再后来,红纸上写字,成了普通的对联。现在,村里再不见有人盖木椽屋顶,追随时尚,一律的钢筋缠绕水泥浇筑,房梁都不用了。自然,对联连个影也没了。
    搬进新居,屋里摆设的都是新家具,拉开抽屉,干干净净,制钱,古铜钱,老鼠钱,亦是连个影也没了。
    村里偶尔来个收古董的贩子,不知谁家倒腾出来一枚什么什么通宝,卖了两千块钱。村里人就说:以前家里的老鼠钱多得数不过来,要是留到现在,可发了,比干啥都强!

     2010年10月4日   清河鱼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肿痄腮
    春天天气暖和了,孩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长胖了——腮帮子鼓鼓的,跟长了肉似的。大人就说:又喝井里的生水了吧!跟你说不听,非喝!说完,就拽着孩子找到村里的江先生家。
    江先生是位精干瘦小的老头,早年在村子西头的小庙里教过书,所以人们都叫他江先生。
    江先生不紧不慢,看着太阳冉冉东升,阳光足足地照着,就让孩子在院子当中站定,拿一管毛笔,蘸了墨汁,在孩子胖嘟嘟的腮帮子上画了一个饱满的圆圈,然后在圆圈里打了一个大大的叉。
    “好了,回家养息去吧,不要乱跑,过上两天就好了。”
    但是孩子们在家呆不住,见空就蹿了出来,按大小个在胡同里挨着墙排队,侧着脸亮出腮帮子,比谁的圈大谁的圈圆。
    没过两天,腮帮子“现出原形”,不胖了。
    我们村里把鼓腮帮子叫“肿痄腮”,后来知道了学名,叫“腮腺炎”。据我所知,江先生用的墨是松烟墨,放久了会变臭,里面生有一种化学元素,正好治疗腮腺炎症。

         耕读斋老农写毕于  2010年7月22日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有事你说话
    进京,吃饭,八九个人围坐一桌,几巡酒后,不认识的认识了,认识的更认识了,说话便没了顾忌,不论长幼,“四海之内皆兄弟”也。其中有一“兵”,给首长开车,也就是司机,见多识广,出言豪壮,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,你有了事来北京找我,一准给你摆平。
    “咱到了天安门广场,憋不住了,警车开道给咱找厕所。”
    有知情者,又添枝加叶地讲了几个他的传奇故事,逸闻佳话。什么在山西给谁没花几两银子就包下一小煤窑,什么舞蹈学院的靓女生寻死觅活地追求他。
    “嗨,问人家为啥喜欢咱一个当兵的粗人,人家说就喜欢咱一点——够爷们!”
    咣咣地又数巡酒,尽兴方散。
    第二日酒醒了,大家闲聊,就说起一桩笑话——
    说有个在北京给领导开车的司机,挺神气,见人就说“有事你说话”,好像北京没他管不着的地方,比市长还敢说话。一次他的老乡找他喝酒,他拍着老乡的肩膀,说,有事你说话。那老乡是个私企老板,有心逗他,就说:好兄弟,你给我办一件事就成——我给你一千万,你把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像换成我爹的像,怎样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河鱼  2010年7月14日清晨,写毕于耕读斋 

作者

原创摄影| 心灵涂鸦| 奇闻趣图|

网友评论

已有1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
昵称:

标题:

请您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

匿名 :清河鱼作品

有意思

加入志愿者 我要捐款 资助防灾网 我要捐物 公益众筹 透明公益

国家地震局 | 国家环保部网 | 中国林业新闻网 | 水利网  | 湿地中国  | 中国防灾网 |  河北林业网 | 河北农资网  | 宝贝回家  | 新华网 | 新浪网 | 人民网 | 凤凰网 | 环球网  | 长城网俱乐部  | 燕赵名企网 |  搜狐焦点网石家庄站  | 石家庄贷款 | 石家庄典当行  |地震应急包   |  新华视野影像|筑家装饰 ∣ 国家质检总局 

关于防灾网 | About cibeicn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防灾网招聘 | 投稿 | 客服中心 | 留言板 | 网站导航 |   
Copyright © 1998 - 2010 cibeicn. All Rights Reserved   网络实名:防灾网  中国防灾网  救灾网  营改增 中国防灾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10200052号  冀ICP备10200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