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防灾网>防灾新闻>人物专栏>精彩头条

公益的种子——专访中国报恩网创办人段非
分享 | 2015年01月19日 14:37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贾鹏飞

曾组织过大小公益活动100余次,为社会公益事业募捐善款280万余元。帮助过孤儿和孤寡老人及贫困学生2000余人,以联络医院减免费用的方式救助了15条先心病患者的生命……中国报恩网,这个由两位八零后创建的公益网站,以自己的行动,践行着“感恩于心,报恩于行”的宝贵理念。

笔者对段非(右)进行采访

    人物
    段非出生于河北承德一个贫寒的小村子。当别家的孩子纷纷外出打工挣钱的时候,段非与自己的姐姐依然在努力上着学。为了让孩子们上得起学,段非的父亲不辞辛劳的外出打工。就在段非十八岁的时候,在哈尔滨打工的父亲却因为长期劳累,不幸得了脑血栓,最后瘫痪在床,这让本就贫寒的段非家雪上加霜。段非是在好心人资助的情况下才得以继续学业。

    当我见到段非时,他身穿一身灰色的风衣,留着短发,他身形瘦削,皮肤黝黑,过去艰难生活带给他的风霜似乎直观可见。他虽然很消瘦,但却显得非常精神而健谈,对于少时的艰难,他语气中并没有丝毫沉重,反而平静的讲述着自己的故事。

    “我的家乡,三面环山一面环水,若它要是一个景区,那一定是一个很美的景区。可是却受限于交通不便,所以那里非常贫困,而且至今都没有修通公路。”

    “九八年的时候,我父亲在哈尔滨火车站打工,没有想到却突然得了脑血栓。当时也没有什么医疗常识,工友们凑钱打车九个小时,把我父亲送回了家,结果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,最后血栓凝固,我爸也半身不遂了。后来随着病情的加重,更是瘫痪在床。当时一直是我母亲在家里照顾着我父亲。”

    “所以正好零六年是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,社会上各行各业纷纷纪念、感谢那些为唐山大地震做出贡献的好人们。我与许利娜(报恩网另一位创办人,段非的妻子。)一样,都是受到好心人资助才能继续学业的,所以我们就有建一个专门的网站来感恩的想法。”

    报恩,这是当时二人最最简单而质朴的想法。带着这一想法,段非与许利娜开始了中国报恩网的创办,并且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现在。

 

    艰难

    “一开始,房租、网站服务器维护费,还有员工的工资,都依靠信用卡。那时我们的房租只有九十块钱,可是最艰难的时候,我们却根本付不起房租。”

    由于公益网站通常没有收入来源,网站的维持是很困难的。因为房租,房东曾经多次堵门。段非也曾经想过无数方法增加收入,可是依然入不敷出。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,他们只好想尽一切办法,勉力支撑着网站的运转。

    二零零九年的时候,段非与网站的另一位创办人许利娜登记结婚了,尽管他们帮助了许多许多的人,可是他们自己却没有钱来举办婚礼。由于太过艰苦,段非根本没有钱为自己的新婚妻子买一枚结婚戒指,用段非的话来说,许利娜当时甚至连一枚铝戒指都没有。

    “当时我们俩结婚,我几乎就是用九块钱把我媳妇娶过来的。办了结婚证以后,我们没有钱干别的,只能找了个路边摊吃了一碗板面作为庆祝。”

    这样艰难的情况下,段非仍然不忘公益。段非夫妇一致认为,如果要是能够办婚礼的话,也一定要举办一场公益性质的婚礼。

    2012年,二人终于在一些慈善企业的帮助之下得以举了办婚礼。这是一场慈善婚礼,省内的企业家捐钱,书画名家挥毫义卖书作画作,共筹得善款九万三千七百一十一元。二人将婚礼所得的全部九万余元礼金无偿的捐赠给了孤寡老人。

      

    漏桥
    “报恩网成立的这么多年来,慈善的力量一直在增加,对于平台本身的关注却很少。”说到平台的发展上时,段非无不感叹的说,“如果说平台是一座桥的话,一边是需要受助的弱者,一边是想要做慈善的人。这些想要做慈善的人,无论是开奔驰的,或者说是开夏利的、骑自行车的,都要从这座桥上走过去,找到另一边的弱者来帮助对方。但这过程中人们只关注弱者的苦难,好心人的慈善,却往往忽略了桥梁的作用。当这座桥破了、漏了、甚至是断了,他们想到的不是挽救这座桥,而是想到换一座桥,换一条路。这就是我这么多年做公益所看到的。”

    段非的感慨并非毫无缘故,就在报恩网维持了五年多之后,却迎来了被迫关闭的危机。

    2011年6月的一天,中国报恩网发出一封公开信,沉重的宣布报恩网由于常年负债,已经无法维持,只能在月底关闭。

    “这盏灯燃料耗尽,奄奄一息,运行5年来网站已负债十多万元……网站将于6月底无奈关闭,我含着泪水写下了这封离别信……”

    当段非和许利娜写出了这封公开信的时候,内心充满了痛苦与无奈。报恩网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,当这个孩子才刚刚稍有成长,却面临夭折,作为父母的两个人内心的煎熬与难过,实在难以用笔墨形容。

所幸的是,报恩网的状况一经报道,立刻得到了许许多多好心人的帮助,许多人向报恩网捐款,石家庄计算机职业学院更是对报恩网进行了全方面的资助,为报恩网提供了新的办公场所。报恩网终于险之又险,极尽艰难的挺过了这一劫。

    “如果当时中国报恩网真的关闭了,毫无一丝希望,你们会何去何从呢?还会想办法将报恩网再建立起来吗?”笔者问。

    “当时网站面临关闭,我们心里所想的是就算百般艰难,也一定要想办法重建报恩网。可是现在回头来看,我深深的觉得,如果当时报恩网真的关闭了,而且关闭了好几年,我其实没有信心能重新再来一次,因为实在是太难太难了。网站如果在危难中被迫关闭却无人伸手相助,我们也是人,也会有凄凉的感觉吧。努力了这么久,落一个这种下场,可能真就觉得还不如直接去赚钱呢,起码直接赚钱会容易得多。”

  

    弱者
    人都说“福无双至祸不单行”,段非的母亲得了癌症,长时间没钱医治,只能用中药缓解。由于长期做公益,段非夫妇几乎没有什么积蓄,也根本没有钱为母亲治病。别人家里需要帮助,可是自己的家里更急需用钱。当时报恩网的账户里其实有十万元的善款,但对于段非来说,这笔钱他没法用,也不能用。

    “我当时没有动用这笔钱,那是因为筹集这部分善款的时候我是为了帮助别人。什么叫‘别人’?在我眼里,除了我自己和我自己的家人以外,都叫别人。我家里穷,母亲看不起病,我手里有钱却不能动,因为我一动,人们就会质疑我,说我公款私用只顾着自己家。当时我母亲卧病在床,我只能自己向亲戚家借钱来为我母亲治病。”

    段非是中国报恩网的创办人之一,多年来他筹集了两百多万善款,救助了两千多人,可是他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弱者,一个需要帮助的人。

    “我筹集这么多钱帮助人,我却没法帮助我自己。在外面我是一个好人,可是在家里我是一个不孝之子。我想尽办法帮助人,让别人能够得到快乐,而其实自己的家人却在流泪。”段非的话里充满到了苦涩。

    “一个人能够做一次好事,行一次公益,可是如果让他长期的做公益,甚至职业的做公益的时候,他会面临一个极为无奈的境地。一次次毫无保留的付出却不敢有所回报,很难有人能够坚持下去。”

    “我母亲得病时,我不敢声张。如果是别人有什么困难,我肯定在网上大声疾呼,让人来帮助他们,可是我自己有困难的时候,我不敢多说什么。后来这件事让朋友知道了,我的朋友都来帮衬我,也找到了记者朋友帮忙报道了这件事,在大家的帮助下度过了难关。”


    企盼
    段非感慨万千的一席话让人动容,他只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理解慈善事业的艰难,能够改变传统概念上的慈善理念。他说到慈善事业的现状的时候,他的面容一反之前的轻松,变得稍显凝重。

    “我真心的希望大家在关注咱们众多的弱势群体的时候,也要关注我们本身的平台,因为我们也是弱势群体。只有平台能够稳定,只有许许多多做公益的人得到最基本的保障,那么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做公益,否则人们只会尊敬你,却不会想要成为你。”

    段非深深热爱着公益事业,同时对公益事业的现状倍感无奈。他向我们讲述了现在中国的公益事业所面临的现状:“现在中国大部分人对于公益的概念就是这样,觉得不求回报才是做公益,任由公益平台无偿付出,这才是慈善。做慈善的人就要无偿付出,一分钱的工资也不该拿,如果你拿了,别人会质疑你只是为了这点工资才去做慈善,这时候你做慈善的性质都变了。或者你也不拿工资,只是为了维持这个平台不坏,那么指责声依然会铺天盖地而来。所以有的时候就会形成这种状况—— 你不做慈善的话还是个好人,你做了慈善后反而成坏人。”

    “所以我们想做的是一种能够良性循环的慈善事业,我们希望自己的平台能够自我造血,而不是仅靠大家的输血,因为输血总有一天可能会断掉。如果不能自己造血,又没了输血的人,那么平台也就会走向死亡。”

    

    感悟
    “既然如此的艰难,甚至面临过网站关闭的危险,母亲生病无钱救治的困境,什么让您坚持下来了呢?”笔者问道。

    段非回答说:“的确,我们虽然有很多的困难,但是依然坚持了下来。最主要的是,面对一个个需要帮助的人,我无法说服自己不伸出援手来。比如曾经有个孩子,他的耳朵一点一点的在变聋。当时他的父母在洗澡堂工作,没日没夜的拼命挣钱,只为了攒够治疗费用。可是如果真的等他们攒够钱,孩子的病也就耽误了。面对这种情况,我们不能不出手帮助他们,面对无数这样的例子,我们不能停办我们的网站,停止我们的公益行动。”

    说到这里,段非露出了笑容:“而且我发现,我们并不是真的毫无收获。在最初的时候,我们觉得我们就是在‘帮助他们’,我们是一种不自觉的居高临下的态度。实际上人家未必真的乐意你这么帮助人家。因为人都有自尊,他们可能也会觉得你的帮助其实是在可怜他们。慢慢的我通过帮助这些人,和他们交上了朋友,获得了很多快乐,所以那时候我就觉得,我们的公益行动其实是一种互动,大家都是平等的,没有谁付出更多,大家都有收获。”

    “我其实是个大山里的孩子,我当年从大山里走出来,获得了很多人的帮助。当我去帮助其他山里孩子的时候,帮助其他贫困儿童的时候,我发现我似乎找到了我的过去,我的童年,我的回忆,找到了我所想要的幸福和喜悦,这时候我们是平等到了。”

    “现在我的想法更进一步了。”段非很真诚的看着我:“我觉得我不是在施舍公益,也不只是在交朋友,而是我想要寻找我所想要的幸福。所以不是我们寻找弱者,因为我们是弱者。我们在寻找到一个有困难的孩子或者老人时,希望他能够让我帮助他,感谢人家让我帮助他,让我够从他身上获得我所想要的幸福。”

    “一开始我们似乎站得高,后来是平等,而现在我们是处于一种低处。”

    “所以您到了这种状态的时候,才算是真正的透彻的理解了咱们‘报恩’本身的理念。”笔者问。

    “对,这种报恩、感恩的理念,虽然是一开始就提出来的,可却是通过实践一步一步的践行而认识的。”

 

    种子
    “那您对报恩网未来的期许是什么样的呢?在您看来,中国报恩网到一种什么地步才算是成功呢?”笔者问道。

    段非:“我眼中公益事业的成功与否,不在于简单的救助一两个人,甚至也不在于我们的网站是否能够维持或者壮大,而在于能否将我们的公益理念传出去,让更多人来做公益,让更多的人乐于做公益。”

    “平台的重要之处也在于此。你看我为这个平台奔波,我越来越希望有更多的媒体来关注我们,希望更多的公众关注我们平台本身,也关注所有的为公益事业而努力的组织。为什么这么说呢—— 我虽然现在有很多媒体采访,也上过电视,上过报纸。可是我也经历过没有媒体关注的时期,那段日子里没人知道我们,所以我们的力量也很小,可是随着报道的增多,我们的力量壮大的很快。所以我就想,我希望有人关注我们,我希望有人多关注类似我们这样的公益平台。这样可以让愿意做公益的组织获得更大的力量,获得更多的援助。同时呢,通过对慈善公益事业的关注,人们也会越来越接受这种理念,越来越愿意跟着去做公益。”

    “所以我们单个平台的壮大不是目的,我是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更多的公众关注公益事业,让社会中出现更多的力量。所以从这点上看,如果我们的组织很壮大,知道的人很多,可是社会上没有人跟着我们做公益,没人关心公益,那又有什么用呢?那又叫什么成功呢?那不叫成功。”

 

编辑作者:贾鹏飞

 

网友评论

热点图片

新闻排行

加入志愿者 我要捐款 资助防灾网 我要捐物 公益众筹 透明公益

国家地震局 | 国家环保部网 | 中国林业新闻网 | 水利网  | 湿地中国  | 中国防灾网 |  河北林业网 | 河北农资网  | 宝贝回家  | 新华网 | 新浪网 | 人民网 | 凤凰网 | 环球网  | 长城网俱乐部  | 燕赵名企网 |  搜狐焦点网石家庄站  | 石家庄贷款 | 石家庄典当行  |地震应急包  | 新华视野影像|筑家装饰 ∣ 国家质检总局 

关于防灾网 | About cibeicn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防灾网招聘 | 投稿 | 客服中心 | 留言板 | 网站导航 |   
Copyright © 1998 - 2010 cibeicn. All Rights Reserved   网络实名:防灾网  中国防灾网  救灾网 中国防灾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10200052号  冀ICP备10200138号